您所在的位置:首页 > 优秀征文优秀征文

最后的航次

作者:管理员 来源: 日期:2017/8/1 15:33:43 人气:11

    1984年深秋,豫南炮兵实弹射击靶场。

    参加战区考核的高炮部队大部分已完成了考核项目撤出了阵地,只剩下少数连队最后一次对低空水平机的实弹射击。但天公不作美,秋雨不紧不慢地飘落下来,毫无停歇的意思。当地老百姓说,你们一开炮天就下雨,是炮弹把天打漏了。此话虽不确切,但每年实弹射击都会遭遇阴雨连绵的天气,据说还真与打炮有关系,尤其是高射炮。

    在经过若干个秋雨的日子后,气象部门终于报出了晴天的消息,几个没有完成射击考核的连队重新进入了射击准备,各部队考核前的训练热情也空前高涨起来。战士们都很精神,期盼着能在最后一次射击中拿到好的成绩,我们也是!

    我们连自进场后,已实施了两次对中空目标的实弹射击,效果不错,由于种种说不清的原因,一簇簇炮弹在空中围着飞机拖靶直打转儿,却始终没有直接命中目标,弄得全连官兵射击一次,惋惜一次,次次惊叹后,随之而来的是沮丧。虽然靶场观察组都给出了优秀的射击成绩,团、营首长也讲了许多好听的话,但没有直接命中目标总是个遗憾。我和连长都很着急,连队的战士也跟着着急!

    凡是当过兵,尤其是高射炮兵的都明白,部队辛辛苦苦训练一年,检验训练效果的关键也只有这几天,而且实弹射击也就两三个航次。打不下飞机拖靶,评判成绩再好也没有说服力。高炮部队实弹射击,若是实战条件下直接打飞机,命中概率会高许多,但打飞机拖靶的难度则更大。因为飞机拖靶是一个几米长的帆布做成的圆筒筒,飞机用一根几十米长的钢丝绳拖着它,恰似一个跟屁虫,它没有翅膀,没有棱角,高空中显得渺小且圆滑,炮手平时训练不过硬,就做不到精确射击,更难实现对目标的摧毁。因此,高炮射击考核只要一次命中拖靶,那绝对是优中之优,不需要观察组评定成绩,所以,大家都非常渴望拿下那个飞翔的圆筒筒。

    我们所在的团队,当时属于军直属部队,一个满编团队,有57、37高射炮几十门。一般情况下,每年或者每两年都能打下一个飞机拖靶。可自打新团长上任后,一个团连续三年连个拖靶毛都没捞着。这次考核,全团只剩下我们连队的最后一次射击,还是不见拖靶的影子,整个部队都很无奈。有不少同志私下都说是团长的过错,把责任一股脑地推到了团长的名下。理由非常简单而滑稽,说团长那谢顶的头,明光瓦亮,“地方支持中央”都显得力不从心,活脱脱一个光头团长,再努力也难以实现命中拖靶之梦想。所以,大家认为,是团长之头影响了射击成绩。我虽然不大认可这种说法,但他上任三年时间,全团没有打掉一个飞机拖靶是个实事。其实,团长比谁都急,他恐怕做梦都想着如何才能打掉飞机拖靶的事儿呢。最能表明其迫切心情的是,考核进场前,团首长专门召开会议并研究决定,年度考核中,凡命中飞机拖靶的连队,命中一个奖励现金两仟元。消息一出,大家一致认为,团长真得急了!当时的两千元对于一个连队来说,是个很可观的数字,对于一个不太富裕的团队来说,也是下了血本的。但是,虽然有丰厚待遇的诱惑,考核结果依然糟糕,全团所有连队尽管倾其所有招数,还是与飞机拖靶无缘。好在我们连队还有最后一次机会,而要仅凭一次射击摘掉“光头团”的帽子,概率是相当低的,谁也没有把握。

    那天一大早,全连就在阵地上忙碌起来,射击准备,战前练兵一刻也不敢放松。天空还不是很干净,远处叠嶂的山峦云雾缭绕,山区的气温还很低,雨后的湿气很重。连长召集班、排长们研究最后一次怎么打和需要注意的事项,战士们也在进行紧张的摸索训练。9时许,太阳从浓重的晨雾中拱了出来,不多时,云雾尽消,阵地上稍显一丝暖意。

    靶场的各炮阵地设在东西长近五公里的丘岭上,整个战区的高炮以连为单位,成直线渐次摆开。而当天只剩下四、五个阵地的最后一次射击,空军的飞行保障也仅此一次。所以,整个靶场的年度实弹射击考核将随着各阵地一次性炮声之后画上一个句号,我们连恰恰又摆在了整个炮阵地的末尾,就是一个画“句号”的部队。因此,参加考核的部队都寄希望于这最后一击,从上到下都非常重视。我们军的炮兵处长、团政委带着机关人员早早地赶到阵地,作指示、提要求、寄期望,诸如这些,不言而喻。最后,还都很谨慎地叮嘱我们,保持好的心态,不要急躁,平时怎么练,现在就怎么打,别有压力之类的话。我想,你们都跑到阵地上前沿了,还让我们没想法,没压力,鬼才信呢。

    豫南山区的秋季,早晚温差很大。11时左右,晴空万里,艳阳高悬,阳光射向阵地,耸立的炮管泛着黑,远山呈黛褐色状。训练中的战士脸上津着汗水。突然,报话机里传来了指挥部的空情通报,保障靶机起飞,要求各单位严密现察,做好射击准备。刹那间,阵地上塞满了紧张、亢奋和迫切的气氛,一阵躁动后,连长迅速下达炮手就位的口令。侦察兵,测距机手,炮兵观察组,包括我负责那些保障人员,都瞪大了眼球,屏住了呼吸,举头遥望远处的天空。

    前方,渐次传来友邻部队的炮声,随着隆隆的飞机发动机的轰鸣,一个黑影从远空中飘来,侦察兵扯起嗓门报告方位、机型、高度、航速,连长快速下达口令——捕捉目标,各炮班长即可回应——目标捕住;测距机手连续报读飞行距离,30.28.26……,当靶机进入最佳射击距离时,连长在下达集火射击口令的瞬间扣动了手中的联动扳机。顿时,阵地上硝烟四起,流星一样的炮弹带着战士们的汗水和希望将飞机拖靶团团裹住,其中一发炮弹闪着白色的光亮直奔拖靶中央,嘭地一声,一个漂亮的空中开花,把那跟顽固的飞机拖靶拦腰斩断,飘飘欲仙地坠落下来。片刻寂静,连长还在仰望着天空。顷刻间,战士们鱼跃地从炮盘上窜了下来,他们互相拥抱,满地打滚,嗷嗷乱叫,那激动,那振奋,那沸腾狂欢的场景,令我终生难以忘怀。他们噙着两眼泪花,相视而笑,无言以诉,内心充满了幸福和自豪。我抑制着激动的情绪,提醒连长检查火炮,并大声向全连战士宣布:“中午加餐,每人一只鸡!”

    其实,和我们一样激动而振奋的还有军炮兵处长、团政委和他们所带领的工作组一行人。他们没有料到最后一次射击能够摘掉“光头团”的帽子,更没有想到能打一个漂亮的空中开花。所以,当命中飞机拖靶那一刻,我们的团政委正蹲在阵地的帐篷外打瞌睡呢,是战士们的欢呼声和随从人员的叫喊声惊醒了他,看到阵地上的景象,顿时精神大振,大步流星地走上阵地,在思想准备不足的情况下,他和炮兵处长分别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并反复强调,我们这一击,是全团的绝地反击,是洗刷“光头团”耻辱的一击,并要求机关人员要认真帮助连队总结经验,在全团乃至全军推而广之。评价之高,令全连官兵兴奋不已。

    常言道:人走时运马走膘。当好运降临时,你想挡都挡不住。当年的实弹射击,我们连就是个幸运儿,佼佼者。命中拖靶后,连队每天都在加餐,除了没有酒水,鸡鸭鱼肉可劲吃,战士们的情绪空前高涨。时隔两日,好运再次降临我们连队。在团里组织的打俯冲机实弹考核中,每个战士脸上都写满了自信。这是年度考核的最后一个科目,由团航模机组(无人机)保障。那天下午,我们营三个连队参加考核,我连首次集火射击后,观察兵向考核组报告,命中航模拖靶。因无人机拖靶是很薄的红色绸缎布料做的,即使命中目标,也不会空中爆炸,但炮弹会在上面穿一个洞。后经考核组检验拖靶,的确有命中的弹孔。至此,一年一度的实弹射击考核,以我连击落两个飞机拖靶圆满收官。那是全团三年之中的破局之年,也是建团史上一个连队命中两个拖靶的唯一一次。我们感到无比的自豪,同时也深感我们是多么的幸运。梅开二度,让全连官兵兴奋之极,激动、昂奋的心情久久难以平静,自信、自豪、自足之情溢于言表。归营途中,他们情不自禁一路高歌《打靶归来》,“日落西山红霞飞,战士打靶把营归,胸前红花映彩霞,愉快的歌声漫天飞……”

    部队返回营区后,军工作组,团工作组在营首长的陪伴下分别进驻连队,总结经验,指导工作,搞得我们既兴奋又紧张。后经团党委研究并上报军党委批准,给连队荣记集体二等功一次,我和连长分别荣立三等功一次。这在和平时期是很难得的,尤其是集体二等功。在我们团队的历史上也是绝无仅有的一次。年终终结时,营首长全体出动,到连队喝庆功酒,并带去了团里承诺奖励的部分奖金,我和连长反复追问另一部分奖金的下落,营长唬着脸说,那么多的奖金都给你们不怕撑着嘛。打下拖靶是你们的功劳,营首长也跟着操不少心呢,支援营部一点,改善一下伙食难道不行吗?我和连长异口同声说:“行!”。营长很高兴,陪着喝了不少酒。那天晚上,我们都喝得有点醉了。

 

 

 

                                      漯河市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管理中心  军休干部张关锋

版权所有·主办:河南省军队离退休干部服务中心。 维护管理:省军休中心军休科
地址:郑州市金水区东明路181号 邮编:450008 总机:(0371)56556610
ICP备案编号:豫ICP备15022963号-1